第十二章 鸡声茅店月

书名:《一百零八个高手》 作者:雨中愁 发布时间:2020-01-18

“哎,我爹在我很小的时候,就被官兵给杀了。他们老实本分,但是官府诬陷他杀了人,就把他给杀了。我娘养了我几年,后来得病死了。他们死后,幸亏有周围的叔伯帮忙,才把他们给埋了。后来,我出去给人家干活,但是干完活后,老板不给钱。后来终于又找了个活计干,但是每月所得的月费,被官员以‘劳务费’搜刮去大半,剩下的只够吃饭用。后来我又遭到那些工友的欺负,被他们打了一顿。再后来,我就干脆去要饭了。这年头,活着不易。”彦风说道这里停住了,眼眶里似乎有了泪水,他仰着头假装看着天上的星星,把眼泪憋回去。

如松忽然发现天上的星星非常多,非常亮。这些他在二十一世纪很难看到。

“当松哥给我那些碎银子,并且说我以后会有出息的时候。我打心眼里,就觉得你是好人。”彦风心情激动地说,“在你之前,没有一个人瞧得起我。没有一个人,觉得我是个人。以后只要松哥有吩咐,我是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如松想,没想到自己的一句无心之话,就能给别人在精神上有莫大的帮助。不过他不习惯这种流泪的场面,于是岔开话题道,“你说的什么‘劳务费’是什么?”

“哎,他们那些官员,随便找个理由收点税,为的就是为他们自己逛窑子用。除了劳务费,还有比如喝茶有茶水费,站着有‘站立费’,说话有‘说话自由税’。太多了。”

如松听到这些莫名其妙的税,心里感叹,他现在知道啥叫“无立锥之地”了。

“终有一天,我会灭了明朝。”彦风恨恨地说道。

如松看着他说,“你想参加农民起义?”

彦风说,“当然想,不过我不能空手去参加,我要献给农民军一个大大的礼物。”

“什么礼物?”

“藏宝图。”

“藏宝图?”如松惊讶得差点让彦风知道他的图谋不轨。

“松哥知道藏宝图。”

如松想,废话,我就是为藏宝图来的。

“不知道,我是第一次听说。那你知道藏宝图在哪里吗?”这个是如松最为关心的。

“我也不清楚。”彦风说,“我只知道,如果义军有了这批宝藏,军饷就不用愁了,而且还可以买到一些火器,对推翻明朝有很大的帮助。”

“那这个藏宝图,有没有什么线索啊?比如藏宝图所示的那批宝藏是怎么来的?”

“这批藏宝图据说是吴越时期的陶朱公留下的一批巨额财产,他把这批财产藏在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。然后又把藏宝图藏在另外一个地方。要想找到这批宝藏,首先要找到藏宝图。”

“那关于藏宝图在谁的手里,你一点线索都没有吗?”

彦风苦闷地摇摇头。

如松在想,如果找到了藏宝图,那么他是把藏宝图送给义军呢,还是留给自己?他这次穿越而来的任务就是把宝藏图拿到手里。如果他把藏宝图送给义军,那他不是空来一场吗?如果不给,他怕失去了彦风这个好朋友——彦风已经把他当恩人了,一个恩人的形象不能随随便便就垮掉了,那样的话,就算自己回去,那彦风倒死都会记恨自己的。

不过,藏宝图还没有找到,这事到时候再说吧。说不定,当他们找到藏宝图的时候,起义军就不需要了呢?或者,他第一个发现藏宝图,然后藏起来,神不知鬼不觉。

想到这里,他释然了。

“对了,你是怎么活过来的?你的内力又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哦,这个,说来话长。不过你身体中毒的事情,可以找我那个师父看看,他或许会有办法。我的命,就是他救活的。”

“你师父是谁?”

这时,彦风说,“我们先吃点东西吧,想必松哥已经饿了。”说着,他站了起来,然后向里屋走进去。当他出来时,已经端了一碗窝窝头——那碗上有四个窝窝头,还提了一个水壶。

他把水壶放在地上,然后拿了两只碗——那碗就他们面前的桌子上。他往碗里倒了水,把一只碗推给如松,说道,“讲究着吃点吧。”

如松最喜欢吃窝窝头了。一般在穷困年代,窝窝头是一种最不好东西。但在物质丰富的二十一世纪,大家吃的东西,都返璞归真了,人人都以窝窝头和野菜为养生之物。

碗里的水还是有些温度的。如松确实很饿了,他后悔没在盼春家里多吃点东西再逃出来。他吃了两个窝窝头,但是他看见彦风没有吃。

“你怎么不吃呢?”他把窝窝头递给彦风。

彦风推脱着,“我不吃,我已经吃过了。”刚说完这话,只听肚里“咕噜”了一声。彦风脸上现出尴尬的样子。

“行了,别骗自己了。你的肚子都不忍心你说这样的谎言了。”

彦风坚决不吃,但是如松跑过去,把窝窝头硬塞到他嘴里,弄得彦风尴尬不已,这才吃了。

两人吃了两个窝窝头,但还是感觉饿。不过此时天色已晚,想必外面不会有卖东西的了。如果是在二十一世纪,就算大半夜,仍然可以买东西。

两人只能忍着,等待明天。为了减少耗费力气,他们连说话也省了,找了地方睡觉。

因为这地方很久没人住了,里面也没有被子什么的,床上都是硬板。

如松睡的一直都是软绵绵的床,这是第一次谁硬板,所以很难睡着。不过彦风这小子睡得倒是很踏实,刚躺倒硬板床上,就开始打呼噜了。也难怪啊,一个受过罪受过苦的人,无论环境多么艰苦,都能安然入睡。

睡不着怎么办?如松想到了那本《诸葛秘籍》。于是他到了堂屋,点了油灯。油灯的灯光发出豆子大的光亮,如松就把书凑到灯光跟前看了起来。

盼春没在书里面发现什么东西,那证明这的确不是什么《盘古秘籍》的伪装。他看了这本诸葛先生自己写的秘籍后,感觉里面的内容很普通,都是内功学的入门,什么百日筑基一类最基本的知识。诸葛先生给他这么一本特别普通的书看吗?难道只是作为途中消遣之物吗?这本书应该已经被盼春放在各种液体里试验过了,但是没发现什么东西,这就免去了几项试验,也替如松排除了几个寻找秘密的方式。

他又看了看书,希望从书里面发现什么东西。看着看着,他发现书里面的个别字有点奇怪,有的字写得歪歪斜斜的,虽然歪得不是很明显,但仔细看的话,会发现这些歪斜的字似乎是刻意为之。

如松试着把这些歪斜的字单独挑出来,拼在一起,看看有什么奇迹发生。当他把这些字在他脑海里拼了几个字后,忽然发现了这些字,的确有着非同寻常的秘密。

那些字组成的句子,是对经络学说的创新式解读。他按照里面的一句话试着练了练,忽然感觉有一股热流在身体里翻滚,这种滋味特别奇妙。于是他就按照这些字新组成的句子开始练。就这样,他打起坐来。打坐的时候,他的意识已经神游太空了。慢慢地,他忘记了自我……

等到他从意识中醒过来时,从那扇四处是裂缝的门板里,已经透过一点光亮了。他打开那扇门板,只听一声粗糙的“吱扭”声,门开了,外面已经有了晨光,但还不知太阳在哪里。外面有鸡叫的声音。如松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,他突然想起了“鸡声茅店月”这一句诗。

“松哥,你这么早就醒了?”

  
返回目录 上一章